1.偷换概念(Equivocation):他们利用词、句上可能出现的歧义来歪曲论据,进行诡辩。A:“这个大米不好,煮的稀饭不够黏。”B:“502黏,你怎么不去挖一勺?”

2.红鲱鱼谬误(Red Herring Fallacy):即转移话题,提出不相干的话题来转移原本的讨论焦点。A:“昨天领养了一只流浪狗。”B:“这么热心肠怎么没见你去福利院照顾老人?”

3.稻草人谬误(Straw Person):故意曲解对方的原意,使其容易受到攻击。A:“谈了恋爱的人应该与其他异性保持一定的距离。”B:“那还不许我跟别人讲话了啊?”

4.Renshen攻击(Ad Hominem):他们避开事件本身的因果联系不谈,为回避自己的逻辑弱点,选择通过批评或诋毁对方的人格和品质来反驳某项论证;“班上那么多人,他不欺负别人就只欺负你?肯定是因为你做了什么坏事!”

5.滑坡谬误(Slippery Slope):使用一连串连续的因果关系,却又夸大每个环节之间因果关系的强度,进而得到不合理的结论。“你现在不好好学习,就上不了好高中,上不了好大学,找不到工作你就只能扫大街,你难道想一辈子扫大街吗?”

6.假两难悖论(Pseudo-Dilemma):在具有多重可能造成的原因时,他们的论证却仅预设两种情况,形成一个假的“两难悖论”。“不公开发表声明,肯定是心虚了吧!”“不为你买包的男人,一定不爱你。”

7.从众谬误(Ad Populum Fallacy):将一个观点的受欢迎程度看作其真实性或价值的高低。“如果它不是真的,那怎么朋友圈的人都在转(发)?”“微博上都这么说,肯定是实锤啊!”

8.诉诸主观情感谬误(Appeal to Emotion):他们预设“动机合情何理的行为是恰当的”,即所谓的“圣母biao ”。“你现在是这么说,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如果你是他,你也会这么做的。”“你这么有钱,在同学有困难的时候为什么不捐款?”

9.轻率概括(Hasty Generalization):仅通过观察一个或一小部分群体,就对一整个群体做出概括。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不好笑吗?不知道发这个有什么意义!”“你看我95后的助理都月薪5万了,你怎么就不相信努力是成功之母呢?”

10.错误的类比(Faulty Analogy):预设在某些部分相似的事物在另一些方面也会相似。“大家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,怎么人家能考满分,就你不行?”
奉劝大家远离生活中的杠精,多来杠组抬杠娱乐就好。小杠怡情,大杠伤身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