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由于东西总是不够的,资源总是稀缺的,人们在利用有限资源的时候,就不得不对资源的用途进行选择;而每当要做选择时,都必须采取某种选择的标准:一旦确定了选择标准,就意味着存在区别对待,而区别对待就是歧视。 ”——《薛兆丰经济学讲义》

选择即歧视。你选择了和A谈恋爱,你就歧视了其他爱你的人;你选择购买可口可乐,你就歧视了百事可乐。

标准即歧视。你按照学历招聘人才,就歧视了学历低的人;你按照资历提拔人才,就歧视了资历浅的人;你招募时要求形象气质佳,就歧视了形象气质不佳的人们。

偏好即歧视。你喜欢白色,就歧视了黑色;你喜欢异性,就歧视了同性;你根据颜值来追星,就歧视了颜值差的明星;你根据演技来追星,就歧视了演技差的明星。

综上所述,歧视无处不在。没有歧视的世界,只是一种妄想。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结果,就是无法选拔人才。没有歧视,我们将无法选择,无法行动。

在偏好与标准之外,歧视从何而来?来自经验。某个地方治安差,不安全;某个群体犯罪率高,要小心;某个学校学风差,学生只知打游戏,不要把孩子送到那里去。这是众人心中的印象,口口相传的经验。

歧视有没有可能百分之百正确?不可能。你歧视监狱里面的坏人,不想认识他们,但监狱里还有个别被冤枉的好人呢;你歧视个子矮的男生,非要找个子高的男生谈恋爱,就一定会幸福吗?你选拔人才时歧视学历低资历浅的人,但马云和盖茨又有多高的学历?

既然歧视并不绝对正确,为什么还要有歧视?为什么不能做到一视同仁?答案是,不可能。偏好与生俱来,难以消除;标准必须存在,否则将茫然无措;选择必须进行,否则无法行动,只能等死。

那么是不是说:我们必须歧视,只因无可奈何?也不是。歧视大有好处。歧视降低了我们的认知成本。我们不用也不可能凡事都全面的去考察了解。况且,离开歧视,全面的考察与了解毫无意义。你要选模特,就是要看身高颜值;要选管理者,就是要看经验资历;要选爱人,就是要看自己重视身材颜值还是内心之美。标准之外的一切条件,都要忽视;不符合标准的,都在你的歧视之列。

歧视不可避免,是否也不可改变?不是。歧视是不断改变的,今天歧视黑人,大学不招;明天歧视白人,必须分数比黑人高才能入学。为什么?社会观念变了,风气变了。今天歧视野菜窝头杂粮,觉得是穷人的食物,是用来喂猪的;明天这些变成了时尚潮流,人们觉得更健康更高级。歧视永远在变,因为观念在变,偏好在变。

如果被别人歧视了,怎么办?上街抗议吗?去打砸抢吗?打砸抢只会让别人更加歧视你,只会证明歧视你是正确的。被歧视有什么了不起的?从耶稣到孔子,谁还不曾被歧视过呢。

难道所有的歧视都天经地义,就没有邪恶的歧视吗?有。歧视之心本身不是恶,通过暴力侵犯来表达歧视,才是邪恶,比如3K党杀害黑人。古人说,论迹不论心,论心世上少完人。就是说,我们不应该谴责歧视之心,而应该谴责表达歧视的暴力行为。

还有一些歧视行为不是违法犯罪,但是不道德。比如嘲笑一个人长得胖。对于这类歧视者,你也可以歧视他们没有礼貌和教养,让他们为错误的歧视付出代价。价格上升,需求下降,当歧视的代价上升时,人们就会减少歧视。

最有助于改变歧视的,是市场经济。想象你是总统、首相,你的部门不招收犹太人或者女人、黑人,只要不违背民意,能给你带来多大损失?但是,如果你是生意人,你不跟犹太人做生意,不雇佣优秀的女员工或者黑人员工,就意味着你的竞争对手会跟他们合作,你在竞争中会处于劣势。考虑到歧视的成本和风险,你还敢这样做吗?“歧视的成本高低决定了人们是采取更加激进的歧视举动,还是收敛歧视行为。个人信念和感觉则没有那么重要。”

——托马斯·索维尔《经济学的思维方式》

文章来自网络,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仅供参考、交流之目的,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并不代表本人立场。

文中的论述和观点,敬请读者注意判断